(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作者:大马士革刀爱好者 | 发帖者:美洲呆呆兽 | 1 | 发帖时间:2015-12-04 14:08

一直喜欢喝普洱茶。工作累了,泡一杯茶,发会儿呆,朋友来了,泡一杯茶,聊会儿天。一直都是这样,喝茶已经成了我的一个习惯。

本文转自军品志:http://www.junpinzhi.com

去年,冬天,去匠人工坊,河北保定一个做大马士革刀的手工作坊。还没到屋,远远就听到作坊里当当的打铁声。师傅从工坊里拿出一把茶刀,满是口子的手和这把精致的茶刀对照的极为鲜明。

(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正好这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茶刀上,明晃晃的。从师傅手里接过来茶刀,颇让我惊喜的是茶刀上穷理尽妙的花纹,师傅说这花纹是玫瑰纹,是折叠锻打过程中自然形成的花纹。于是乎,我在作坊里真正看到了一块冷冰冰的钢铁如何浴火重生为一把浮采泛发的大马士革茶刀。

打铁师傅干瘦干瘦的,举一个铁锤,打的却很起劲。看见我过来,冲我憨厚的一笑,眼睛继续落在通红的钢块上。

(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我吃惊的望着师傅:就这么…用锤子打吗?师傅将钢条折了一下,继续打:是啊,这几块钢材不一样,就这么扭转、折叠,像和面一样揉在一起,锻打出来的刀更坚硬锋利,撬个茶饼都是小意思,哈哈…并且啊,刀的表面、截面也都有花纹。

转而,师傅把刚刚锻打的钢块再次放进火炉,我在旁边冻得直跺脚,师傅穿个单衣却早已汗流浃背。钢块被再次取出来,师傅的铁锤一高一低,迸出点点火星,这一幕突然让我有点穿越的感觉,师傅似乎变成了武侠片里会铸剑、有盖世武功的大侠。

无意间瞥见师傅的手上有一块疤,师傅说,都是小事,难免烫下、碰下的。阳光暖暖照在师傅脸上,汗水淌下来,我忽然觉得这把茶刀的花纹异常的有质感,犹如阳光照在师傅脸上的皱纹一样。

师傅50多岁,祖上曾是打铁匠户。以前,元代朝廷把打铁的手艺人编为匠籍,称作匠户,需要定期为政府出工,这门手艺世代相传。在元朝以前,偶有大马士革刀作为战利品或者商品流入中国,但是成规模的引进大马士革刀制作技术,开始生产大马士革钢,是从元朝开始,以保定为起点的。由于“匠户”禁止迁徙,大马士革钢的用途又比较有限,到今天,这项工艺在国内并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匠户制度直到清朝被废除,匠户重获自由,多数转做其他行业,只有极少数家族一直以父传子承的方式延续着这项手艺。

(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这把茶刀呢,与我之前收藏的几把大马士革茶刀,看刀型、样式区别都不太大,手感却不同。如果那几把茶刀不过是年轻后生们随意摘下来的树叶,那么这把茶刀就是铁匠师傅用一双老手开就的一朵小花。不是怒放,而是半开的,香气从旁边羞涩地泄露。这也许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类似于有灵魂一样。灵魂是个摸不着的玩意儿,它可能会在师傅打完人生第215把刀之后,躲在过道里抽一根烟的工夫,来到老铁匠的手上,并且经久不散。这是手工的秘密,也是手艺的黄昏,无法表述清楚,但会在用的空当里,显身。

去年初秋回农村老家,母亲从院子里的树上摘了满满一筐苹果,说特意给我留的,就等我回来再摘。这苹果倒也不比超市里卖的个大、鲜亮,可一口下去,整颗心都是甜甜的,化的稀巴烂。母亲说,外面的苹果都是催熟的,咱家这个可是从春天一直长到现在的。

现在想想铁匠师傅一锤一锤认真锻打的模样,一天天、一年年,这把茶刀就是在老师傅这双盛满养料的手里长出来的,发芽、长叶、开花,长成一个婷婷的少女,是流畅的、自然的、感性的,是明媚的、温婉的、动情的。

现在,知了在窗外吱吱叫着,又想起了作坊里的叮当绝响,大热天,炉火、磨石、铁锤,又是一股莫名的感动。

茶桌上,这把来自远方的茶刀,依然风姿绰约。

(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想跟巨大生物三川聊拆鞋?聊军品?第一时间看到新的军品评测文章?很简单,加老子微信!个人号!不是公共号!二维码就在下面,自己扫!

加我的都能约一炮!

本文转自军品志:http://www.junpinzhi.com

(转)记我的这把大马士革茶刀

  • 关注军品志微信公众号,每天给您推荐精选军品内容。

    在微信添加:junpinzhi2015(军品志),或扫描左侧二维码。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浏览2164I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杨小雪12-05 14: 37

回复

太漂亮啦,只可惜越来越少了!

梅思特12-05 00: 06

回复

花纹太漂亮了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或者您对本文章内容有任何异议,均可与我们联系。

站长邮箱: 2863203789@qq.com
站长QQ: 2863203789
×